Mi制毛豆子@1.20去见喜欢的人💚

僕らはこの場所を繰り返す
光る一つの星と宇宙となり
重なり輝く為に
僕らはこの場所を繰り返す
君があまりに素敵だから
仆があまりに美しいから
恋の神はきっと未来への鍵を
雲の隙間から落とってくれる
だから
大丈夫
自分を信じて
僕を信じて❤️💙



=毛豆子
fo前麻烦仔细阅读置顶
甘党加湿器only🦊🌙


感谢每一位愿意fo着我的小天使🙏

【甘党加湿器】2.睡着的猫和他

>>温馨三十题
>>安定的短打小甜饼
>>安定的OOC预警
>>勿代三谢谢🙏


专辑制作的讨论会结束,顺道给家里另一位男主人买好了每日必备的布丁与可乐,歌词太郎哼着小曲儿推开玄关大门。

扑面而来的黑加仑芳香是香薰正努力工作着的证明,家里熟悉好闻的味道把工作了一天的辛劳感冲洗得干净,歌词太郎顺势做了个大大的深呼吸,精神振奋了不少。

今天是周四,一个对他们而言每周要过一次的神圣的日子。天月会努力拜托经纪人将这天的下午空出来,歌词太郎也会仅在这天提早结束与音乐小姐的约会。要说理由其实也很简单,只是想和彼此一起看个综艺节目罢了。

随着名气的增长,他们的工作也越发繁忙,且不说两个人好好聚在一起,就是中间单方的休息时间也被压榨得愈来愈少。

天月曾不安的表示担心会由于工作的过度繁忙导致两人的感情随时间自然消亡,歌词太郎便提议两个人做下约定,不管手头堆积着多少事,每周都至少得有一个固定的交流时间。想想自己和对方都恰是动物爱好者,就顺水推舟的定下来一起看动物相关番组。一个小时的节目时间不长,却是他们鲜有能自我放松,能与对方共度的时光,自然是要被好好珍惜。



夏天的夕阳拖得长长的,尾巴仍赖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像是在游乐园里意犹未尽的孩子,不愿离开,还顽皮的撒了一把的金子。和自己同住一起的猫儿们贪恋着房内最后一点的暖阳,蜷在沙发上沉沉的睡着。


——中间还混杂着一只巨型猫咪。

空调扇叶转动的机械声,猫咪睡觉的呼噜声天月平稳的呼吸声合成迎接歌词太郎归来的奏鸣曲。

生怕自己把恋人吵醒,他小心翼翼的挪到沙发边把行李放好。天月可爱的睡脸展露在他眼前,一览无余。

现在已是步入夏天的末尾,可艳阳天给少年留下的黝黑的晒痕仍未褪尽,可以清楚地看见脖子那儿失去粉饼掩饰的色差国际线。睫毛乖巧得垂了下去,随着少年呼吸起伏小小抖动。似是在做着美梦,天月嘴角微微笑着,勾出两个甜甜的酒窝。那么恬静,那么美好。

歌词太郎像是在给自己充电一样盯着看了好长一会儿,才掂着脚移动到桌边继续白天剩下的工作。





天月今天空出了整整一天,这无疑是很难得的。从前一天晚上当经纪人告诉他这个好消息时起,他心里的小算盘已经打得劈啪响,一定得趁这天好好和自己封尘已久的游戏机好好亲热亲热。

错过今日,更待何时!


他装着乖巧的样子把歌词太郎送出门,甚至克服了羞耻心在歌词太郎脸颊上吧唧亲上一口。

「路上小心。」

「......我出门了!!!!!」

难得的坦率月让歌词太郎兴奋到模糊,以至于忘记去把天月的游戏机收起来。

于是在歌词太郎把玄关门合上的瞬间,天月爆起30年打游戏的手速把门迅速上反锁,然后百米冲刺回房,打开游戏跳上沙发抱着手柄,开始自己一天糜烂的生活。

上有空调,下有零食,左有游戏,右有猫吸,如此舒畅愉快的日子对现在的天月来说实在是太少了。从绝地求生到星之卡比,从will到手机,他趁着歌词太郎不在把各种游戏玩了个爽。毕竟伊东老妈子太郎平时管他打游戏管得可严了。









…………一天都不能超过8小时!【月式委屈.jpg】



人一旦全身心投入进一件事便会忽视时间的流逝,天月也是这样。

当lua咬着自己的裤脚,嗷嗷嗷的向天月直叫时他还直发愣,不断在脑海中思索着自己是不是又game over时发小脾气误伤到它了。


宠物的叫声通过麦克风流入队友耳中,他们笑着让天月快去给家里的主子做用膳准备。

主子饿着肚子了自己游戏肯定也没法安稳得打下去,天月也只好无奈的放下了手柄,由显示屏转回现实世界。

大大的伸了个懒腰舒张舒张筋骨,他抬头看了看分时针重合的时钟,才发现自己昏天黑地的奋战了一个上午。

「虚拟世界真可怕。」

他随口感叹一句,给五位主子的碗盆倒了个满,拖着步子挪到厨房盘算着午饭该给自己做些什么。


由于工作原因,两个人都很少在家里吃饭,这就导致了歌词太郎先生除了微波炉加热系列以外就只会清炒芦荟。被迫吃了几顿充(shi)满(fen)爱(can)意(nian)的歌词太郎手作料理之后天月先生主动申请成为家里的料理担当,料理技能点也提升了不少。

敲个鸡蛋,修长好看的手指捏着筷子把蛋液搅得均匀,细细的小泡在橙黄的液面上浮了一会儿便一个个轻轻破掉。

天月突然想起伊东歌词太郎先生第一次尝试做饭时,笨手笨脚的把蛋壳往蛋清里撒了一碗的车祸现场。

「伊东笨蛋太郎。」

他忍不住轻轻笑了笑,抓起一小撮盐和胡椒粉调味,再把蛋液和煮好的白饭一起放入锅中翻炒。诱人的香味引起了家中小动物们的注意。

不等装完盘,ぽんた便开始在他脚边蹭着讨食,一双异色大眸子看着他,天月退后一步ぽんた前进一步。

「こらーー这个你们不能吃啊。」

跟着ぽんた的小步子,其他几只猫咪也凑了过来。和一双双装作可怜委屈的对视着,天月哭笑不得。

「......」

「......」

「………用这么可爱的上目线看我也没用,我可不是那个没有原则的笨蛋猫奴。」

——万一一时心软害这些孩子是坏肚子就得不偿失了。

天月想着,铁下了心,把这群贪吃鬼赶回它们的食盆。



吃完收拾完,天月重新瘫回沙发,裹了裹身上的小毯子。

常年工作积累下未获得恢复的辛劳,配合着睡魔到了下午约是会激增的魔法效力,游戏还没再开几回合,天月上下眼皮却已打得热火朝天。

与其困顿得一塌糊涂打游戏不如小寐一下清醒的享受人生,他打定主意稍微睡会儿再继续游戏。

虽然做好了只是浅浅睡一觉的准备,他还是定了个提醒自己起床看节目的闹钟,以防万一睡过头了。没想到一睡就真沉沉的睡了一下午,终是被自己的手机闹铃给叫起来了。



天月揉着惺忪的睡眼,双瞳花了好长时间完成聚焦。

空调的温度设定稍稍往上提了些,比睡前的感觉舒适不少。桌上吃到一半的零食用夹子封好了口,逃脱被氧化的命运。瘫了一地的游戏也已经分门别类放回了收纳盒。



「早安。」

看到天月醒了,歌词太郎坐到他身边,咬着耳朵道了声问安。



歌词太郎的声音是有魔法的,天月一直这么觉得。不然他怎么会不等大脑思考,就放纵本能驱使自己一头粘进他怀里,像只猫似的,这里嗅嗅,那里蹭蹭。

熟悉的白衬衫,熟悉的牛仔裤,熟悉的蓬松柔软的棕发,熟悉的温度,熟悉的人。一切都是那样让他安心。

握住歌词太郎温暖的大手,十指相扣,天月贴上歌词太郎的脸颊,也在他耳边说道:



——「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




>>>>>
在9月敲出来了快夸我!!!x
还有!!!
我要说一句!!!
一边听爱聚一边写甜饼太开心了!!!【用力拍桌子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