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制毛豆子@歌詞太郎一生推し

僕らはこの場所を繰り返す
光る一つの星と宇宙となり
重なり輝く為に
僕らはこの場所を繰り返す
君があまりに素敵だから
仆があまりに美しいから
恋の神はきっと未来への鍵を
雲の隙間から落とってくれる
だから
大丈夫
自分を信じて
僕を信じて❤️💙



=毛豆子 头像感谢栖木爸爸❤️
fo前麻烦仔细阅读置顶
甘党加湿器only🦊🌙


感谢每一位愿意fo着我的小天使🙏

【甘党加湿器】我的恋人好烦怎么办在线等急

>>祝栖木木生日快乐!!!!! @秃头不四不 
>>是和@詠絮@快樂咕咕咕咕咕 的联文!!!
>>她是卡西视角这里是天月视角
>>指路詠絮絮der!
>>学院paro甘党同班设定
>>ooc注意⚠️
>>勿代三🙏





桌上的日历又翻过一页,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七月。

老师在讲台上说着期末考试相关的事项,底下的学生发出一声声的哀嚎。
天月托着脑袋看向窗外,化不开的湛蓝上飘着几片白,连接着郁郁葱葱的树木,在阳光的沐浴下更显得生机勃勃。操场上是不断扬起的沙土和部员们的汗水与呐喊,混合着夏蝉的鸣声,让人闻到的满满都是夏日青春的气息。

可他的心情与这片景色并不相符,倒不如说正相反。
心理阴影再一次翻涌而上,他觉着自己的手心有些泛凉。


那是上一次期末考试,也是在午后,也是在这个教室。

天月从老师手中接回了自己试卷,考前他与母亲做下的考得好就买新游戏的约定让这次考试的成果变得异常重要。
他感受到自己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厉害,手上的力量无意识间加重了些许,试卷纸在手中被捏得有些变形。

深呼吸了一下让自己稍微平静些,他看向纸上写着的内容。

姓名OK,是自己的卷子。然后是学号、科目……

当看到分数栏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世界仿佛静止了。
周围的声音渐渐离他远去,愈来愈响的耳鸣霸占了全部的听觉器官。摆在眼前的两个数字被虚化变得模糊,而后被游戏机向他挥手告别的身影与怒气值达到顶峰的母亲的假笑取代。
不知名的鸟雀停在树上,翅膀的挥动让枝丫也上下摇晃起来,几片叶子受不住冲击落了下来,和天月的心情一样,直直下坠。


太……惨了。
这……太惨了。

他捂住脸,发出不成句的悲鸣。
作为一个心里有B数的靠谱高中生天月已经看到他惨淡无光的未来了。

——再见,我的新游戏。
——再见,我的switch。
——我永远爱你们。


那一天,天月终于回想起了曾一度被试题所支配的恐惧和束足于书桌前的那份苦涩。





傍晚的太阳收敛起张扬的光,不再那么耀眼,倒像个柔和的少女,静静注视着大地,注视着忙碌了一天的人们。
天月从未觉得归家的路途有这么遥远,这么漫长,在水泥地上踏的每一步似乎都要用光所有的力气,想到一会儿还要向父母交代成绩,脚上的重量似乎又加了几分。

该来了终究会来的。

他看了看堆成厚厚一沓的试题册与辅导书,再看了看一旁母亲和善的笑容,拍了拍脸,一边认命的拿起笔,一边努力催眠自己。

——我爱学习。
——学习使我进步。
——学习使我快乐。
——学习使我致富。


所以现在天月也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为了挽尊,也为了阔别好几个月了的游戏们,他要做好充足准备来面对这场考试。

铅笔与纸张摩擦发出好听的沙沙声,时而因为握笔者的踌躇短暂停歇,薄薄的纸张翻得哗哗作响。昨天刚买的资料此时已经布满了学习的痕迹,只是一个又一个的小红勾告诉天月他离咸鱼翻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如果去追究为何天月的学习力变糟,当然,不可否置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和游戏谈情说爱,但还有很大一部分在于他身边的人。

天月的性格很讨喜,活泼又能会把握好距离度量,让人和他相处的时候觉得很舒服。拜此所赐他有个不小的朋友网,平日里约他出门的邀请从来不在少数,就算是现在这个闭门造车期间,天月的手机也一条接着一条的收着消息。

想着把人家搁太久未免有些失礼,他只好又拿起手机一一回复。

看着屏幕上小气泡里写的满当当的邀约,天月心里可痒了。
他多想丢下书本,反手就揣上包跑出门,可用脑子想想这明摆着不能,被迫无奈的在每个小窗口里都回上来拒绝的话语。

包括来自伊东歌词太郎的。

用ま○ま○同学的话来讲就是「あまちゃん竟然拒绝了歌词太郎!!!我一定已经离拥有一头浓密的秀发不远了!!!!!」

可是天月有什么办法,他也很难过啊。
对于喜欢的人邀请,他可想去了,想去得不得了。
如果事后有人采访他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学习是妨碍他泡男人的罪魁祸首。

而让天月更头疼的是他发现歌词太郎的邀约,竟然是这么频繁,每天都还有新花样。

「天月君周末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
「抱歉我已经有安排了……」

「天月君放学要不要顺路去新开的咖啡店?」
「抱歉我要回家温书。」

「天月君中午去不去中庭那边吃午饭?」
「等等我这页单词还没背完,歌词太郎你先去吧我一会儿就来。」


#我的恋人好烦怎么办在线等急
#我第一次希望他不要这么喜欢我
#这份想要揍人的悸动难道就是爱情


譬如今天,天月的校园生活也是从书堆和想要暴打歌词太郎开始的。

他一直有来教室里进行早读的习惯,这让每天他都能欣赏到被运动部霸占的校园的早晨。
金色的光芒一点点拉开晨曦的帷幕,夜里凝结的露水还未来得及蒸发,晨练的口号声就已经散布在学校的每一个角落。棒球部的成员们正在积极为夏季的甲子园做准备,同样对棒球有过憧憬的天月偶尔会驻足长视,暗暗为他们加油。

顺着台阶走进教室,这个时间回来学校的除了之前提到的运动部以外实在鲜有人在。
天月放下书包,拿出书本,享受起了独占教室的畅快感。

聒噪的蝉鸣被玻璃窗阻隔在外,只有极轻的一些流了进来,与树木的辛香一起为教室里添了份夏的味道。
天月盯着手中的单词卡片,嘴里默默念着,确认完全背诵了便翻过学习下一个。

太阳终于做好了他的准备,从云层中跑了出来,将他的温度毫无保留的洒向大地。汗水逐渐从天月额头渗出,与此同时,教室里也开始有同学来到。
他抬手擦了擦汗,心里掐算着应该差不多到时间了。

「天月君早…安?」不出所料,天月听到歌词太郎略带些迟疑的问安。
他刚想挣扎着从知识的海洋里爬出来回应又听到对方的大嗓门又启动了「天月君!你在哪!!?」

「伊东笨蛋太郎你冷静点。」他顺手拍了对方的头。嗯头发毛乎乎的触感还是一样舒服。

「啊!天月君你在这里啊!」

「这位先生你睡迷糊了吗?要不要我给你一拳清醒一下。」

天月作势搓了搓手,见对方摆摆手不再接话便拿起刚才看到一半的资料走出教室。

他绝对不是嫌弃伊东大嗓门太郎,而是他没自信能够坐在喜欢的还完全认识念书。



——我可不想在自己极限的边缘蹦迪。


他充分活用一年级时候的经验,跑进了图书馆继续早读。

和教室比起来这里更安静些,没有同学间聊天的声音,喊着拍子口号声也跟着晨间训练的结束停止下来,连蝉声都不知在何时转为静音。

空气中融着书的味道,天月很喜欢这种味道。小时候每次拿到新书,他总喜欢凑上去这里嗅嗅,那里闻闻,鼻腔中充斥着印刷油墨的味道,能让开心一整天,直到现在,他这份心境也没有改变。

他随意找了个位置,摊开了书。
树阴斑斑驳驳的洒在桌上,随着树木一起摆动,阳光从指间洒落,投影下天月好看的手型,又把它拉得更长。

大概是图书馆的魔力吧,天月忘记了时间的流失,等他再次确认手表时距离上课时间已经没剩几分钟。


牙白。
翻车现场警告。


天月选手抓起东西就跑,半路上他想起了离开教室前桌上没有收拾的一摊东西,不由又加快了脚步。

然而迎接他的是干净的桌面,原先桌面上的杂乱的书本被整齐的塞进桌肚。是哪位海螺少年帮的忙的他心里是有数的,向邻座的歌词太郎投去一个感谢的眼神,而后拉开椅子坐下。

「哒哒哒」
收到的回应是自动铅笔敲击桌面的声音。

这是他和歌词太郎定下的暗号,如果有什么一定要在上课时说的话便用这样的方式来呼叫对方。

「怎么了?」笔记本的角落里是伊东歌词太郎清秀的字迹,大概是因为自己最近有些反常的行为让对方担心了吧。
他瞅了瞅讲台上老师的视线,悄悄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回了一句「放学,老地方。」



老地方指的是图书馆。


一年级的时候,天月担任了图书管理员,也是那时候他遇见了伊东歌词太郎。

从那时的歌词太郎就没有想要花心思好好打理自己的意味,深棕色的头发乱糟糟的翘成一团,校服白衬衫里隐约透出纤细的身型,皮带从衬衫下摆露了出来,明明已经穿进最里的洞却仍松垮垮的。


先搭话的是伊东歌词太郎。

同样作为一年级新生,他第一次踏入图书馆,找了大半天还是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书,只好硬着头皮去询问图书管理员。
天月听到书名心里一阵狂喜,那恰巧是他最喜欢的作家著作的书本,粉丝本性大发的他一个没忍住,和他大侃特侃起来,又是科普作者又是塞作品安利。
更巧的是伊东歌词太郎看书的口味也和天月相似,两个趣味相投的人迅速拉近了距离,从知音变成朋友,最终又升为恋人。

图书馆也就这样成了两人圣地。

天月值班时歌词太郎总是陪在他身边,或是一起看书,或是各自做自己的事。
朋友们调侃他们外号一定是图书馆情侣。

但是也有些不好的。
越是临近考试图书馆便是越受欢迎,不论是上座率,还是过来找天月办理借书手续的、找天月咨询书籍信息的、找天月介绍图书馆情况的……总之就是忙得不可开交。
歌词太郎努力压下心里的醋意,疯狂暗示自己要体谅到这正是他的本职工作,才没有作抱怨。




安定的考试前期,安定的图书馆满座期。
放学后,天月和歌词太郎来到图书馆,看着占满的座位好一阵唏嘘。
——果然大家都是临时抱佛脚的。

他们兜兜转转了好久才终于找到两个空座位。
即使天月十分非常极度介意对面的一对小情侣也不得不坐下。
他从包里掏出厚厚的学习资料。
今天预定要在学校里完成的学习目标离完成还有一本日本古代史的距离。

歌词太郎看着天月,见他没有要向自己解释的意思也先做起了自己的事。
反正也不急在这一时。

天月盯着自己熬夜整理下来的笔记,明明都是自己写下来到东西,自己研究了半天,却仍是一头雾水摸不到门路。


——一定是因为伊东歌词太郎在身边。
他为自己开脱。
同时也选择场外援助。
——这么好的资源摆在身边不用太浪费了!


「歌词太郎苟苟我。」
「嗯啥呀我看看?」

他把本子向歌词太郎递去,而歌词太郎正好也向天月伸出了手,双方最终逃不开因果定律碰在了一起。
对方的体温比自己的略微低一些,手上传来凉凉的触感,而天月的脸颊却在迅速升温。他迅速收回了自己的手,低着头强迫自己把视线集中在笔记本上。

大概是错觉吧,周遭的空气流动变得缓慢起来,变得更加闷热。天月脑子里刷的一片空白,胸腔里震颤偏离了原有的频率。
歌词太郎似乎并没有把这放在心上,指着本子上的知识点开始逐一讲解。天月假装跟上对方的节奏,不时点个头。
尽管他完全听不进去。


「……天月君。」歌词太郎突然停了下来。眼前一直盯着的笔记本被他收了起来,天月不得不抬头看向他「说吧,为啥你这几天一直躲着我?」

「不我真的只是沉溺学习而已歌词太郎你别多想。」视线心虚的移开了。

「真的只是这样?」

无奈的叹了口气,天月举起手作出认输的样子。
「还不都是你!上次考试我考砸了而你又名列前茅, 为了追平我容易吗!!!」
不安,不甘,嫉妒,无措,负面想法一下子炸了开来,蔓延着,结成了天月的话语。

伊东歌词太郎愣了一下,忍不住带上了些笑意「诶天月君这么在意吗?」

没想到歌词太郎竟然会笑,天月有些恼。他背过身,不想再理他。
良久,他又听到背后小小的笑声,憋不住心中的怒气转回来冲歌词太郎说「不然呢?我的胜负欲可是很强的。」

「那就我们一起努力吧?以后每天都一起读书,教学相长,如何?」
歌词太郎附身在天月耳边说。


世界沉寂的只听得见心跳声,天月的脸红红的。
对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薄荷味,是他生日时自己送他的香水的味道,安心熟悉的味道让自己内心波澜的负面情绪开始退潮。


「嗯。」他侧过脸,在歌词太郎看不到的角度偷偷勾起了微笑。






然而,我们不能忘记某位不知名哲学家说过世界真理:
男っていつもそう。


「天月君你看看我嘛!我长得比单字书难看吗?」
「是谁之前说如果不想看书就把书当做你的?」
「…那,书跟我,哪个比较重要?」
「…」
「要想清楚喔,我可以养你一辈子,书你还要花钱买喔。」
「…笨蛋吗?」
「是你的笨蛋喔。」



#救命啊我要报警了说好了一起学习呢
#希望有个谁能来救救这个土味直男


-fin-


栖木木生日快乐!!!【再来一遍
抱歉因为一些大人的原因就没压零点qeq
超级喜欢栖木脑丝!!!人可爱性格又天使画画也无敌好看!!!!!!!!
#今天也是激情栖木推!!!
这次和詠絮絮联文超开心!!!感谢不嫌弃这里的无限拖延症orzzzzz
詠絮絮love!!!!!!!
一起讨论设定讨论剧情讨论的超嗨!还想再来一次!!!【。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