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制毛豆子@1.20去见喜欢的人💚

僕らはこの場所を繰り返す
光る一つの星と宇宙となり
重なり輝く為に
僕らはこの場所を繰り返す
君があまりに素敵だから
仆があまりに美しいから
恋の神はきっと未来への鍵を
雲の隙間から落とってくれる
だから
大丈夫
自分を信じて
僕を信じて❤️💙



=毛豆子
fo前麻烦仔细阅读置顶
甘党加湿器only🦊🌙


感谢每一位愿意fo着我的小天使🙏

【甘党加湿器】身高差

食用提示:
>>短打复健
>>写的好流水账………就随意吧【喂
>>文不对题【。
>>大概也许肯定……ooc_(:3
>>甘党900天未合唱纪念【。
>>勿代三谢谢

东京,七月,正午。


大概是不愿出门忍受这般酷暑,这正处于东京市中心本该,本该人满为患的车站月台上并没有很多人。三三两两的乘客或是互相小声抱怨着这折磨人的酷热,或是摇着手里的扇子以吹开凝重的暑气。

而天月便是鲜有的候车乘客中的一员。

——不过他等的不是列车而是伊东歌词太郎。



玩起了吉他的天月越发沉溺作曲,然而创作的灵感并不会一直保持在最初时那种源源不断、时时刻刻都有新点子冒出,就恨自己不能及时记录下。试着作了几个月的曲,天月也不可避免的陷入了瓶颈。每天抱着吉他对着空白的乐谱,手中的拨片扫出零星的乐段总是无法让他称心。


翻着手机通讯录不知道该把谁当树洞和他讲讲自己现在的烦恼才好。他本是想给まふまふ打电话倒倒这苦水的,顺便向他讨教讨教经验,却被突然顽皮的lua推了一把错拨给了伊东歌词太郎。

惊叫了一声,天月小力推开lua,手忙脚乱的想切断通话却没来得及,伊东突然爆手速太郎已经接听了。

事到如今再挂断未免太失礼了,而且歌词太郎的话也是吉他前辈,姑且也能凑合凑合。这么想着,天月转而邀请歌词太郎出来打算一起商讨作曲的事。

——「那下午三点见面行吗?」
——「好。」




天月抬头望向月台上的液晶屏幕,列车班次、到达时间等信息都被详尽的列了出来了,只是那显示着当前时间为14:15小方格狠狠刺痛着天月的心。

回想着和歌词做下约定的自己,天月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把时间提早一点。

——况且还是那个伊东迟到狂魔太郎。



为了能让歌词一眼就看到自己,天月站在月台车头最边处——也就是遮阳顶的最边缘。

月台上金属制的候车椅被夏季的温度捂得滚烫,让人不住生畏。阳光肆无忌惮的跑进来,死死贴着天月。

七月初的太阳还不算毒辣,却也足够使他觉得燥热难受。汗水逐渐从毛孔渗透出来,濡湿了皮肤,濡湿了汗毛,又向天月身上的t恤展开攻势。天月靠在柱子上,低头不断摁戳着手机努力迫使自己分散注意力,不输给这恼人的高温。



然而再怎么说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况且天月已被热度灼烤了快半个小时。无法忍受的他决定去自动贩卖机买个冰可乐。


一边塞着硬币,天月一边嘟囔着这么晒下去肯定又要被粉丝吐槽是吃粉饼的大黑皮了。

有些撒气的重重的按下了可乐的按钮,他决定把一切的锅全部甩给歌词太郎。


铁锡瓶掉落,和贩卖机碰撞在一起发出的声响在此时的天月听来几近天籁。把凉凉的可乐罐贴在脸上,冰冷的触感震动了每个毛孔,天月整个人又精神了不少。

像是得到新的玩具的孩子一样,天月迫不及待的打开易拉罐,随着『啪』的一声,可乐顺着食管一点一点从食道流入体内。一时间,酷暑败了下风,天月感受到了所谓甘露,感受到了莫名的快感。

虽然下一秒就又热成狗了就是了。




他回头看了看空旷的车道,铁轨在太阳的照耀下泛着金光,令人目眩。天月在心里不住又咒骂了一下该死的高温。

——要是能来场暴风雨还有多好。



上天仿佛是感受到他心中的不满,很快,天空愈发阴暗,云层越积越厚。天月内心瑟瑟发抖,他想起被两个小时前的自己看到了40%的降水概率便决定留在自家桌上的雨伞。

——まじかよ?


天月有些着急的又看了一眼时钟,然而距离他上一次看只过去了五分钟,他还有40分钟要等。

他仔细观察着天色,努力试图找出这场雨不会下下来的迹象已宽慰自己却只能以失败告终。这让天月感到绝望。


被逼至绝境的天月刷开了手机中的壁纸设置界面,死马当活马医的,将锁屏上可爱的正宗君换成了まふてる。期望着晴天娃娃的力量能够驱散乌云。

——隐藏着放晴力量的てる哟,在我面前显示出你真正的姿态,与你定下契约的主人的友人天月命令你!封印解除!


天月心中刚中二的念完这段台词,大雨便倾盆而至。


——……这大概是个假的光头纸巾。




天月一边嫌弃的换回壁纸,盘算着该怎么和まふまふ控告他的守护神一点卵用都没有,一边无奈的望着眼前劈劈啪啪下个不停的雨滴。

看来只能寄希望于歌词太郎了。



天月再次抬头,原本湛蓝的天空铺满了乌云,一层又一层,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月台上新来的乘客要么手中拿着湿漉漉的雨伞,要么是淋成了落汤鸡,不停的拍打着浸在衣服里的雨水。


他觉得还是自己去买把伞比较好。



距离集合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足够去车站里的便利店买把伞。天月打开line页面,拇指在键盘上飞快的跃着。

「歌词太郎さん,我突然想去便利店里买点东西,集合地点能不能改到检票机旁的全家门口?」

刚戳下发送便收到了对方秒回的「好!!!」,三个感叹号充满了歌词太郎的味道,天月嘴角轻轻勾了下,他仿佛能听到那个元气满满的大嗓门。



搭着自动扶梯走进地下站内,身边的温度随着扶梯的下行一点一点降低,天月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被夏日榨干的体力也渐渐流了回来,整个人一下子精神了不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冷气的存在,地下站厅里人明显比月台上多了不少,车站也终于是将其坐落于市中心的特点展现出来。

天月在人流中穿行着,为了不与身边过往的行客相撞小心的走着。


排着队刷卡出站,右拐,天月轻车熟路的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走进全家随意捡了一把透明长柄伞,再从店口书架上抽出最新jump才满意的走到收银员那儿结账。

为了不妨碍他人,天月走出全家,在离正门稍微远一些的地方站定,一手支着伞一手捧着漫画。为与那个迟到狂魔长时间抗争做好了充足准备。


他突然想起和歌词太郎第一次见面似乎也是这样的。似乎也是个雨天,天月在全家看着漫画,等着那个第一次见面就迟到的冒失鬼。

想起对于才是第一次和自己见面便提出合唱的歌词太郎,想起站在一边魁梧的lefty,想起被吓到不知所措只能答应的自己。天月忍不住笑意,用漫画做遮挡偷偷笑了起来。

现在想来能和歌词太郎成为恋人好像也都是靠这家伙的这股性子。


肩膀笑得一抖一抖的,一本小小的漫画书可不能为他打这么大的掩护性,把天月全部藏起来,为他开辟一个个人空间。天月意识到这里是公共场所,在旁人看来这样的自己可能是哪里坏掉了,他马上停止了回想,不自然了咳了几下把思绪拉回到面前的漫画上。



像是与自己约好了似的,天月刚停下抖动调整站姿,脑中便好像有了一丝灵感闪现。

天月当然不可能把来之不易的灵感放过,他努力的追着。可是灵感只是朦胧的、若有若无,像是把手伸进一团雾气,抓不出个切实的东西。




「抱歉让天月くん久等了!!」

天月的努力被他所熟悉的声音打断。

眼前的人大概是跑着过来的,背上的吉他随着主人的大喘气上下浮动,刘海已经被打湿,一撮一撮的粘在额头上,汗水凝成晶莹的液珠,顺着脸颊好看的轮廓滑下,融进白色的衬衫里。




天月吃惊的抬手撩起袖子,电子表上显示现在才14:37。

「伊东迟到狂魔太郎竟然会早到?!」
「在天月心中我到底是怎么的存在???」

歌词太郎笑着大声反驳了天月的吐槽,仍是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不忍心直接拉着看起来快累趴的他直接上路,天月收起漫画,陪他站着休息了一会儿,拼命忍住吐槽的欲望问他发生了什么,却得到歌词太郎一脸的ドヤ颜和一句「我可是跑过来!」


「诶?为啥不坐电车?」
「到车站了才发现忘记带西瓜卡了。」


天月一时语塞,他现在很十分非常的不想和眼前这个男人说话。




看着自家恋人又被自己蠢纯到失语,伊东歌词太郎挠挠头,心里夸了夸这样的天月也真可爱。随后冲他笑了笑,牵起他的手,说我们走吧。

明明已经认识了好几年了,这样好看的笑容也已经向自己流露了不下百遍,天月却到现在还是会因为歌词太郎的笑容搞得心跳漏拍。

看着歌词太郎挺直的背影,大步跨着向前的步伐,天月也迈开步子,跟着在他踏过的地方留足,寻着他的路迹,向他贴近。



——天月似乎知道自己想作的曲子是什么样的了。





一阶一阶,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踩着楼梯再次回到地面。

雨仍然淅淅沥沥的下着,气势相较于几分钟前已经弱下了许多。沿街商店屋檐下有不少人站着,可能是想等阵雨停下再继续赶路吧。


天月在自顾自的撑开了伞,没想到一旁的歌词太郎也一起钻了进来。


「你没带伞刚刚是怎么……」
「从地下通道跑过来的。」

好像是知道天月的疑问,没等他说完歌词太郎便已作答。



天月抿了抿嘴,他好像永远都无法猜透这个男人的行动模式。只好把伞往对方那儿挪了挪,好让两个人都藏进伞下。虽然说一把长柄透明伞对于两个大男人来说还是有点拥挤的。





还没走上几步,歌词太郎就开口道:「あの...天月くん,还是我来撑伞吧?」

他指了指被自己插在伞里的脑袋,笑的有些尴尬。



看到被伞压到扭曲的歌词太郎,天月不顾眼前人的窘态,放纵大笑出来。

他心里甚至起了玩意,假装笑得弯下腰,手上的伞又使坏的偷偷向下拉,搞得歌词太郎不得不陪着和他一起向下俯了身子。


「天月くん!」语气中带着一点小委屈,歌词太郎唤了他一声。

「抱歉抱歉,」天月笑着为捉弄对方的事道了歉,举起伞递了过去「给。」


歌词太郎撅起嘴表达对天月的恶作剧的不满。看着他充满孩子气的举动,天月只好伸手揉揉他的脑袋,给他好好顺了顺毛。

歌词太郎这才接过伞,开心的肩负起了为两人打伞的伟大事业。




两个人一伞终于能好好出发上路。然而从地铁口走到第一个十字路口就吃上了个大红灯。


天月站在路口,无聊的向四周打量着。

大概是因为4cm的身高差,由歌词太郎撑伞比起自己撑伞的时候,视野拓宽了很多。

他能看见高楼上挂着午后红茶的巨幅广告,上面印着的松本润就算被雨水打湿也是一样帅气。他能看见对面的路口的妇女推着一辆婴儿车,小婴儿躺在车里,肉嘟嘟的小手不安分的向和雨滴合奏出劈劈啪啪交响乐的雨伞伸去。



最后他的聚焦在眼前的伞沿上。



透明伞被歌词太郎稳稳的握在手中,却分明向天月这边倾斜了稍许。

边上人肩膀以下露在伞外的地方已经被雨水宣示了所有权,而本人却浑然不知的样子,仍是斜着。





——伊东笨蛋太郎。




天月再次止不住,嘴角上扬了几个弧度。


现在,他很庆幸今天约出来的是伊东歌词太郎而不是隔壁那个就知道和他家鱼糕秀恩爱的堕天使。


拜他所赐,他已经能听到新曲的旋律了。



——他想要做的曲子

——大概就是给他的曲子

——想告诉他他有多可爱
——想告诉他他有多温柔
——想告诉他他有多优秀

——想告诉他他对他有多重要

——想告诉他他对他的感谢



——想告诉他他爱他






——僕からキミに贈るプレゼント
——这是我赠送给你的礼物

——ほら きっとすぐに笑顔になる
——看啊 肯定会马上露出笑容

——生まれてきてくれて本当にありがとう
——真的非常感谢你降生在这个世上

——ただそれだけで
——仅此就好

——明日もキミを好きでいる
——明天也会一直喜欢你

评论(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