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制毛豆子@1.20去见喜欢的人💚

僕らはこの場所を繰り返す
光る一つの星と宇宙となり
重なり輝く為に
僕らはこの場所を繰り返す
君があまりに素敵だから
仆があまりに美しいから
恋の神はきっと未来への鍵を
雲の隙間から落とってくれる
だから
大丈夫
自分を信じて
僕を信じて❤️💙



=毛豆子
fo前麻烦仔细阅读置顶
甘党加湿器only🦊🌙


感谢每一位愿意fo着我的小天使🙏

【甘党加湿器】ロメオ

>>521快乐w
>>赶上了最后末班车真好x
>>短打小甜饼
>>大力赞美卡西!!
>>他唱这首歌真的太苏太撩太好听了!!!
>>ooc预警
>>>勿代三谢谢🙏


——「後悔はさせない」
——「色褪せない景色へ」
——「さあおいで」
——「選んで」


天月蹬蹬蹬的踩上台阶,从live彩排回来的他拖着沉重的步子到自家门口,驻足。
屋内伊东大嗓门太郎的练歌声即使是隔着重重的防盗门也清晰可见。

听见熟悉的旋律,天月轻轻笑了出来。
这不就是他前几天刚投过的曲子嘛,早知道自己恋人想翻的话就找他合唱了。

他忍不住,也轻轻的跟着哼了起来。一边感叹着这个人意外的选曲,一边从双肩包里掏出钥匙打开门。



在玄关脱掉鞋,冲着房间方向大分贝的喊了声「我回来了。」

回想起彩排时そらまふ、さかうら等等等众多小情侣的几乎是没有停歇的狗粮攻击,只身一人的天月于心于身都经受了巨大的伤害。以至于使得平日里有些小傲娇的他不住在心里小小的期冀着,能在歌词太郎走出来的瞬间一头扎进那个1米8的怀抱。作为一只巨型猫咪向他撒撒娇、在他怀里偷偷懒。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出来迎接他的只有他的好lua。
lua冲着天月嗷嗷嗷的叫着,尾巴要得欢快,对于主人回归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天月抱起lua,疼爱的把它揉进臂弯。没有得到恋人迎接的他有些不服气。

他明白歌词太郎对音乐小姐爱到无法自拔,但至少现在,天月辛苦彩排了一天终于回到家的现在,就不能过来关心一下自己嘛。

他稍稍抬了抬音量,似是有意让歌词太郎听到,说道:「啊啊,果然爱我的只有我的好儿子啊——」

言罢便低头继续假装认真揉着lua,而视线却小心翼翼的,没隔几秒就偷偷向房间瞟去。



——五分钟过去,除了慢慢挪出来的rin酱以外,他再没看到其他动静。



受到恋人冷落的天月有些生气的嘟起嘴,宛如找到了一处可以宣泄自己情绪的地方,用力揉揉lua,小声的吐槽着那个音乐笨蛋肯定又和音乐小姐热恋到忘我了。





难得的,他吃起了音乐小姐的醋。



——还是陈醋。





天月心里的小算盘劈劈啪啪的打了起来,他抱起lua,蹑手蹑脚的走进房,打算吓一吓自己的恋人。


伊东歌词太郎脑袋上大大的头戴式耳机把他周围的声音全部隔绝,使其完全沉浸在音乐创作中。身体随着音乐节奏大幅度摆动着,仿佛是正在举行live。电脑屏幕上显示着的歌词霸占了他全部的视线,手里紧紧攥着麦克风,全身心投入于准备投稿的歌曲中。



站在背后屏住气息,待歌词太郎唱完全曲,天月突然把lua压在他头上,歌词太郎被头上突然出现的活物吓得一屁股跌到地上。天月收获到意想之中的反应,满意的露出小恶魔的微笑。



「もうーー天月くん!」
习惯天月喜欢对自己的恶作剧的歌词太郎故意娇声抱怨道。

「你是伪娘吗?」
对歌词太郎式撒娇,天月毫不留情的予以最猛烈的吐槽。





天月看着歌词太郎爬到椅子上,反复对自己的干音进行确认,又把自己晾在一边。

觉得仅止于此太便宜歌词太郎了,天月冒出了一个更大胆的想法。






——他想撩汉。

确切地说,他想把自己男前的一面利用这首歌在歌词太郎面前展现出来,然后看歌词太郎被自己撩得害羞脸红的不成样的样子。

自从两人开始同居之后就逐渐变得只有天月会不时被恋人撩得脸红得不行,交往伊始时的伊东娇羞太郎已经不知道消失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去了。而天月现在真正的目的,就是把娇羞太郎重新拽出江湖。



天月俯身lua放到地上,拍拍它的脑袋,lua像是从此接受到了主人的意识,撒腿跑出房间自己玩去了。

天月直起身,双手叉腰,摆出上目线盯着眼前高了自己4cm的人,脑海中迅速构思完了撩汉战略。

他努力撑足气势,摆出一副严师的姿态道:「还有你刚才的罗密欧,完——全——没有把王子様的feel唱出来。」

歌词太郎对天月鲜有的架势有些意外,凭借直男的本能他隐约察觉到天月的计划,将计就计的说:「那么就请师匠来演示一遍吧!」


天月满心欢喜,这正是他期望着的回答。
说着真拿你没办法向麦克风走去,声音中透露着他隐藏不住的笑意。

站在麦克风前,作为一名合格的歌手,天月迅速进入了状态。听着音乐打着拍子,他把声线压低,先是用自己认为最有磁性低音把穿插前奏的一句「ロメオ」念出来。
正坐在面前的歌词太郎像是受到点拨,一脸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这样的反应才不会让天月满意。



利用间奏的时间天月再清了清嗓,深吸一口气,开始唱主歌。

——悩んでるのお嬢さん
天月双手握上麦克风。

——浮かない顔は似合わないよ
身体微微侧去,右手下滑,握住立麦杆。

——ほらほら耳を貸してよ
右手放开杆,向歌词太郎招了招手。

——もしも宜しければですが俺と一緒に
习惯性的捂上右边的“心脏”,向歌词太郎走去。

——全て捨てて逃げよう東の国へ
贴上歌词太郎耳边低声唱到。



「嘛,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吧!」

达到自己极限的天月不想继续硬撑下去,唱了一段就表示作为师匠的演示到此结束。

他也是第一次像这样向歌词太郎发起攻势,两只红得发烫耳朵将自己出卖得一干二净。

但还是要假装镇定!



歌词太郎捏了捏耳垂,他要憋住给自家可爱到不行的恋人打call的冲动。

其实他在第三句的时候就猜透了天月的小心思,就是不想戳破罢了。可能的话他很想满足天月的这点小野望,但是,他更想满足自己的大野望。

他假装没有接收到天月的电波,发出「原来如此!感谢师匠指导!!」的感慨。


听到这句话,天月开始怀疑歌词太郎的羞耻点是不是在交往之后就已经彻底被他吃了。



天月在他边上盘腿坐下,撩汉不成功那自己之前这么多戏就只是一场羞耻play。他好想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小心脏被这个伊东耿直太郎直上天的直男精神戳到血流不止的样子。


他一把拍上歌词太郎的背,眼神中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闪光,声调冷漠的命令他再去唱一遍。


歌词太郎应了声,起身拍拍天月的脑袋算作安慰。

把音乐进度条调到合适的位置,酝酿好情绪,他开口唱了起来。


——寂しそうなその紅い唇に
——優しい魔法かけるよ
伊东亚洲舞王太郎开始了他的尬舞。

——さあさドレスに着替えて
伊东拧巴太郎上线。

——世界一のお姫様踊りましょうか
伊东扭扭扭太郎上线。

——誰もが貴女を欲しがって
伊东歌词太郎扭着身子向天月前进。

——僕らを夢中にさせちゃって
伊东王子様太郎在天月面前单膝跪下,使双方视线保持相平直至交融,眼中是盛不住的柔情。

——奪うよ愛のkiss
轻轻附上天月撑在地上的手,用自己宽大的手掌整个用力包起来,身体凑上前,双方唇距为0。


天月的思考还停留在歌词太郎有力的歌声真好听的阶段,神长的反射弧在伊东歌词太郎从自己唇上移开才开始运作。
他双手捂住嘴,大叫着跑了出去。留下歌词太郎和他的好ぽんた一人一猫面面相觑。


歌词太郎终于忍不住,ふふふ的笑了出来。他抱起ぽんた,踩着天月的步子追了上去。

——「www那么,ぽんた骑士和伊东王子太郎一起去把逃走的天月公主殿下娶回来吧?」


-end-

意味不明的就结束了wwwwwwwwwwwwwwwwww

评论(6)

热度(73)